第 25 章

推荐阅读:发烧偏执臣服唐大侠写了一千篇原耽绿茶A又在套路我金手指上交婚姻破裂后夫人失忆了抢了状元的系统后我只好给他当爸爸完结后,原女主她觉醒了![穿书]捡了美惨夫郎后(女尊)我在虫族撩上将[星际]

    不知高檀用了什么理由说服了徐皇后,两天后,李桑桑出宫。

    回到李府,一花一树都分外可爱。

    李年和王氏都绝口不提她在宫里的事,他们大概以为李桑桑在宫里受了委屈。

    在李年和王氏看过她之后,吴姨娘竟然稀奇地登门。

    她说了一堆虚情假意的安慰的话,末了,含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说道:“三娘子也不必过分介怀,太子殿下那样的身份,哪里是寻常娘子能高攀得起的。说起来,三娘子进宫这件事本就有些奇怪,莫非是……因为我家蓁蓁?”

    李桑桑眼角的笑意冷淡又娇媚。

    深究起来,谁能说不是呢。

    若不是因为担忧高桓抢亲李蓁蓁,她可能不会和高桓这般纠缠。

    她淡笑:“多亏了二姐姐。”

    吴姨娘有些踌躇,终于还是问道:“殿下他……可曾提过蓁蓁?”

    李桑桑道:“我年纪轻,做事毛糙,怕传错了话。吴姨娘何不亲自去问,或者,让二姐姐去问问。”

    吴姨娘一愣,疑心李桑桑在讽刺她,但是观其模样,依旧淡淡笑着。

    吴姨娘再没心思扯下去,见从李桑桑这里问不出她想听的话,于是很快就起身走了。

    送走吴姨娘后,李丛风尘仆仆地从外院里赶了过来。

    李丛考中进士之后做了一个校书郎,是个闲差,目前品级不高,离台阁却很近,上面的风吹草动都了如指掌。

    若被天子或宰相看重,或四年考课之后,守选了好去处,便可飞黄腾达。

    李丛才放了班,听闻妹妹回府,便忙不迭地往李桑桑院里来了,迎面碰见吴姨娘,他敛了面上喜色,往边上让了一让。

    待吴姨娘走后,他迈着步子走了进来,看见李桑桑倚着门框不知在望什么。

    李丛也扭头去望,没有望出什么,他略带疑惑地问道:“桑桑?”

    李桑桑嗤地笑了一声,说道:“吴姨娘走出去时,模样似乎有些难看,你看到了吗?”

    李丛有些无奈笑:“桑桑……”

    他看着李桑桑笑,忽而说道:“桑桑,你今日心情似乎很好。”

    同以往不太一样,前段时间的李桑桑,一直有着沉沉的心事。

    李丛问道:“桑桑,你既然已经落选,从前那些事就放下,从今往后,你是怎样打算的呢?”

    李桑桑说:“父亲之前看中了沈家郎君,因为我进宫这事才搁浅了,我猜测,过不了多久,这件事就会定下。”

    李丛沉默了一下,说道:“桑桑,若是不想嫁的话,就留在李家吧,阿兄养着你。”

    李桑桑嘻嘻一笑:“那可不行,未来嫂子会嫌弃的。”

    李丛也笑:“为了桑桑,阿兄牺牲一下,不娶娘子,也未尝不可啊。”

    李桑桑微微嘟嘴:“阿兄在说什么糊涂话。”

    李丛低头笑了一下,收起打趣的态度,很认真地说:“阿兄知道你不喜欢沈桐,若是……嫁去之后不想行周公之礼,只管告诉阿兄,阿兄会想主意。”

    李桑桑顿时有些脸红。

    阿兄在说什么呀,在一本正经地说她婚后的事,还说嫁去之后可以不想……不想……

    李丛伸出手,在李桑桑鬓边若有若无地挨过,他两根指头捻了捻她垂下的一撂发,低垂着眉眼,不知在想些什么。

    李丛回到自己院中,独酌了一壶酒,开始的心情是轻快的,可是渐渐地越来越沉郁。

    夜色渐深,乘着醉意,李丛踩着凉如水的月光走了出去,仰头看了月色,一路走到了平康坊。

    平康坊内秦九娘家前亮着灯笼,濛濛灯光下,李丛缓缓而至,有艳妆女子推门迎了出来,娇语笑道:“郎君许久没有来了。”

    这里显然是一处风流去处。

    李丛和她一前一后走进了院门,看起来一派清风霁月。

    到了屋内,名唤月娘的歌姬为李丛斟酒,李丛懒散地靠在引枕上摇了摇头。

    月娘抱着琵琶,轻轻弹唱起来,她抬眼看着面如冠玉的李丛脸上染上红,是有些薄醉的样子。

    月娘心中一动,她放下琵琶,悄然走到李丛身边,用手指缓缓划过他的衣襟:“李郎……”

    李丛伸手,冷淡地拨开了月娘的手:“月娘,我是来听曲的。”

    月娘伏在李丛膝下:“是月娘姿色难以入目吗?”

    她嘤嘤地哭泣起来。

    月娘和李丛是熟识。

    李丛来到长安不久,就在平康坊内认识了她。

    但李丛不喜欢她碰他,月娘心想,李丛混迹花丛,并不是什么毛头小子,不让她碰,大约是因为自己不合他的眼缘,当秦九娘招罗着新人送给李丛的时候,月娘是沮丧的。

    但是李丛对秦九娘说:“月娘就很好,不用换人。”

    月娘的心一下子柔软了。

    那日中元夜,李丛醉得狠了,月娘依旧抱着琵琶对他弹曲,李丛斜睨着她,眼中映着秦九娘家艳丽的灯笼光。

    他落寞地说道:“我终究还是将怜惜的妹妹让给了别的男人。”

    月娘佯装吃醋:“哪个妹妹,莫不是陶七娘家的妹妹?”

    陶七娘家是平康坊的另一家妓家。

    李丛摇头:“不是。”

    月娘爬上了李丛的膝盖:“李郎会将月娘这个妹妹让给别人吗?”

    “你?”李丛斜睨她一眼,眼中潋滟着醉意,说道:“你不配。”

    月娘也不生气,李丛的眼神涣散,似乎透过她在看着什么旁的人。

    月娘心中暗喜。

    琵琶声隐约,灯火黯淡,李丛轻轻地抱住了月娘。

    但也只是抱住了她。

    .

    月娘哭了许久,偷偷抬头看,李丛并没有打算安慰她的意思。她叹了一口气,明白李丛虽然看起来温柔,实则是心硬的。

    月娘眼中有些落寞。

    虽然李丛来到秦九娘家依旧找她,可是秦九娘总担心,弹琴喝酒并不能笼络住这个有钱恩客的心,秦九娘依旧在费心搜罗美人。

    陪伴李丛许久,月娘猜到了些端倪。

    她悄悄告诉过秦九娘。

    月娘将脸贴在李丛的膝上,感受到一点温度,然后站了起来,她对李丛笑笑:“奴家出去一下。”

    李丛不在意地点点头。

    月娘出去了很久,李丛并不着急,这里有月娘在很好,没有她在,也没有什么不好。

    珠帘晃动,走进来一个人。

    李丛怔住,看向这个柔弱白净的美人。

    像,又不是很像。

    她是一个寻常的美人,可是她楚楚可怜的目光,巴掌大的小脸,还有眉眼间隐约的模样,都让李丛眸光跳动。

    当她钻入李丛怀里时,李丛无法推开她,他意识都恍惚起来,他放纵自己以为面对的不是这个女子,而是……

    李丛难以自抑地伸出手,然后颓然垂下,他推开女子,女子跪下:“求求郎君,不要赶走奴家。”

    李丛心软,留下了她,那女子在床榻边坐了一晚。

    天还未亮,李丛坐在床榻上,看着女子梳妆,铜镜里的容貌隐约。

    他眼中泛着柔情,但当那女子转头看他时,他看清楚了女子的模样,那柔情戛然而止。

    他站了起来,什么都没有说,留下了钱袋,往外走去。

    他刚上了马,那女子追了出来:“郎君,你落下了东西。”

    李丛垂眼看,是他方才留下的钱袋子。

    他明白,这也许是烟花女子惹人怜爱的技巧,但看着那张神似的脸,李丛说不出什么苛责的话。

    “李郎。”忽然有人叫他。

    李丛抬眼望去,看见马车之中,垂帘后面,露出了华阳公主高檀明丽的脸庞。

    李丛脸色一变,将女子扯到身后。

    高檀的目光落在李丛身后,看见了烟霞色的云缎。

    她想要去看,但是李丛脸色沉凝,再看下去,就是冒犯了。高檀压制住心中的不快,对着李丛点了点头,随后放下了帘子。

    李丛松了一口气。

    他不怕高檀撞见他和妓.女厮混,可是这张脸若让高檀联想到什么,他将万劫不复。

    李丛见高檀走了,这次他低下头,看着身侧的女子,并没有什么耐心:“告诉秦妈妈,往后依旧叫月娘来伺候。”

    女子顿时煞白了脸。

    高檀前日看戏,在寺院住了一晚,她才要回宫,路上碰见了李丛和一个女子,让她原本的好心情烟消云散。

    她烦恼地拉开帘子,看见一架马车缓缓驶过。

    高檀问身边侍女:“那是谁家马车?”

    侍女分辨了片刻,说道:“应该是崔府的,崔娘子昨日才出宫,似乎今日跟着崔家祖母,去寺里烧香。”

    人人都猜,崔娘子就是那位未来的太子妃。

    这些事情没有大张旗鼓地宣告,宫里谨慎,一切尘埃落定前,还都只是人们的猜想。

    崔家正因为如此,分外焦急,刚接了崔娘子出宫,就开始求神问佛起来。

    高檀神色倦倦,放下了帘子。

    ***

    李桑桑是先于崔娘子等人许多天出宫的,甚至比受伤要养病的姚五娘还要先出局。

    众人都道一声可惜,知道李府是飞不出凤凰来了。

    沈桐得知李桑桑未被选上后,动作很快,请了官媒人,上来李府提亲。

    李桑桑躲在院子里,没有什么兴趣。

    她的婢女红药有些兴奋,不停穿梭,来回报信。

    ——媒人登门了!

    ——好大一只大雁。

    ——问了名,娘子的八字庚帖交给了媒人。

    李桑桑不胜其烦,哑然失笑:“知道了,知道了。”

    接下来,沈家那边合一下八字,占卜打卦,合适的话,就接着行纳吉、纳征、请期、亲迎之礼。

    繁琐又麻烦。

    李桑桑想,若是有情人,一定会心急如焚。

    还好她不是。

    媒人喜笑颜开地捧着李桑桑的八字庚帖,回沈家复命去。

    巷角站着一个面色清秀的小厮模样的人,看了媒人的喜色,急得抓耳挠腮。

    他一溜小跑,从永兴坊出来,过了延喜门,又进嘉福门,直跑到了东宫。

    他找到了丁吉祥,在他耳边悄悄说话。

    丁吉祥面色一肃,挥挥手,让小太监下去。

    他走进了丽正殿,看见太子殿下正和少詹事大人谈话。

    卷帘尚未放下,神态悠闲,似是在讲些闲话。

    于是丁吉祥站在殿门口,偶尔听见里头的谈话声飘出来。

    林晏说道:“太子妃府中已经在准备了,两月后就会嫁来东宫。”

    高桓听到“太子妃”三个字,有些不耐烦,说道:“她还没过来,算哪门子的太子妃。”

    林晏没在意高桓的不满,接着说道:“良娣那边却还没开始准备……李府对此完全不知情,殿下,究竟是为了什么在耽搁,还是早些让李府准备为好。”

    林晏叫李桑桑良娣,高桓却像是没有注意到,并没有纠正他这个固执的错误。

    他不知在想什么,看起来有些走神,有些闷闷不乐。

    林晏说道:“先前,李府和沈家议亲,我略有耳闻,若不让李府知道他家娘子被选中良娣,恐怕……”

    高桓看起来有些烦躁,他沉着脸说:“不会。”

    “不会?”林晏有些疑惑。

    高桓拧了一下眉,很快松开,他刻意说道:“李三娘子不会答应那些乱七八糟的亲事的。”

    似乎是在说服林晏,或是他自己。

    林晏叹气:“若如殿下所说,那她现在一定沮丧又焦急,殿下何不善解人意一点?”

    高桓冷笑:“难道要孤先对她服软?”

    林晏看着高桓,觉得事情有些不妙,但一向心高气傲的殿下一点都没有发现。

    他就没发现,他将太多的心思放在对付李三娘子身上了吗?

    太子一向漠视小娘子们,这样费尽心思却是绝无仅有。

    林晏知道曾经太子很看重李二娘子,在东宫亲近的人看来,太子是对那李二娘子刻骨铭心的。

    但林晏有时候感到疑惑。

    在宫闱生乱的时候,他外调别处。

    他离开长安时一切都平平淡淡,等他回来后,突然间,那个李二娘子,就成了太子心中的隐痛。

    “丁吉祥,过来。”听见高桓出声,林晏回神。

    高桓眼尖,看见丁吉祥站在那里欲言又止,忍不住把他提溜了出来。

    “说,什么事。”

    丁吉祥支支吾吾,咬了咬牙,终于说道:“奴婢听说过李三娘子在议亲,害怕李三娘子出宫后李府那边节外生枝,于是派了一个小太监一直盯着李府那边。”

    高桓哼一声:“多此一举。”

    丁吉祥顿了一下,嘴里的话一犹豫,没有勇气接着说。

    高桓等了许久,没了耐心,不知为什么,他有些急切地问:“然后呢,沈家过来提亲?”

    丁吉祥声音有些发抖,他单字往外蹦:“对。”

    高桓脸上的懒散是紧绷的,看上去有些别扭:“李府拒绝了?”

    丁吉祥身子也抖:“李府……答应了。”

    原本懒散倚靠着的高桓坐起了身子,眼神锐利如鹰隼,他盯了丁吉祥一下,眼中怒意散开,重新往后靠了靠:“李年答应了,”他冷笑,“不过孤领了圣旨,不足为患。”

    他问道:“李三娘子不肯答应吧?”

    丁吉祥牙齿都抖:“李三娘子她、她是答应的。”

    高桓拧起眉毛,惊怒道:“什么?”

    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不停下坠,轰然倒塌。

    但丽正殿依旧是日光明朗,窗外偶尔有清脆鸟鸣。

本文网址:http://www.chaocoffee.com/xs/0/5/12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chaocoffee.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