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是炮灰

推荐阅读:发烧偏执臣服唐大侠写了一千篇原耽绿茶A又在套路我金手指上交婚姻破裂后夫人失忆了抢了状元的系统后我只好给他当爸爸完结后,原女主她觉醒了![穿书]捡了美惨夫郎后(女尊)我在虫族撩上将[星际]

    待赌狗们将丹药瓜分完毕后,俞幼悠将包裹轻飘飘往后一抛。

    “好了,接下来该做正事了。”

    她慢慢挽起黑袍的袖口,又紧了紧腰上银绳绑着的尾巴,动作轻矫地跃上空无一人的擂台。

    瘦弱的小孩儿抬首,俯视这群黑市散修。

    她声音依然懒散淡然,平静地宣布:“来个人跟我打吧。”

    香甜酥软的糕点正送入口,两个离擂台最近的少年险些被呛到。

    “俞……”苏意致刚想开口就意识到在这儿不能喊真名,想了想,决定用两人第一次在黑市遇到的名号。

    “秃院之主,你赶紧下来!”

    跟这群大汉打,不是找死吗!

    底下的黑市散修们受到的震惊不比他俩小。

    散修们虽然粗野,对于医修却格外敬重,更莫提这儿不少人都受过俞幼悠的恩惠,谁敢对她动手啊?

    霸刀提着大刀在底下恍然:“原来大师姓秃啊,秃大师,失敬失敬!”

    俞幼悠默默看向这个难听外号的发起者苏意致:“……”

    底下的大汉们,尤以被俞幼悠接过手脚的喊得最大声:“秃大师!您看不惯哪个王八犊子告诉我们,何必亲自动手,给我两粒灵丹,我帮你宰了那小子的三条腿!”

    “秃大师,没有灵丹给俺灵石也成,一百灵石一只手,我能帮你砍一百只!”

    俞幼悠倒也不嫌他们聒噪,只耐心地再说一杯:“我真要打擂,哪位兄弟来切磋一下?别把我脸打肿就行。”

    “呵!”霸刀拔出大刀砍在边上的桌沿,气势骇人地环视周围一圈:“秃大师对老子有再生之恩,你们哪个鳖孙敢对秃大师下手,老子的刀定不客气!”

    霸刀的小弟们亦是齐齐举刀,怒喊:“不客气!”

    俞幼悠默然。

    最后她摸出一匣子丹药,亮于众人面前:“这是我出的赌注,一匣子止痛丹。”

    “草!”

    “淦!”

    擂台周围气氛顿时沸腾,却见一个壮硕身影抢在最前面飞上擂台。

    刚才还怒护大师的霸刀将大刀扛在肩上,对着俞幼悠喜不自胜喊:“那我就献丑了!”

    啧。

    你们黑市的人都这么爱打自己脸的吗?

    *

    霸刀将刀一丢,空手抱拳:“我已是筑基巅峰,秃大师头一次上擂台,我便不用刀,且自封修为到炼气期!”

    虽然他看不透俞幼悠的修为,但是任谁看来都知晓这是个菜鸡。

    俞幼悠没有跟他客气,她现在也不过刚到炼气中期而已,的确打不过筑基期的霸刀。

    随着台下清脆的酒碗碎裂声。

    霸刀动了。

    他仿若化身一只壮硕的黑虎,化掌为拳,带着骇人的猎猎拳风朝着俞幼悠面门击去。

    散修们都擅近战缠斗,一楼的擂台是筑基期及炼气期修士们的竞技场,霸刀是这儿的常客,更是少有拿过十连胜的人,从他那一大圈小弟就能看出此人实力非凡。

    果不其然,哪怕自封了修为,霸刀这一拳都分外骇人,一个拳头竟比俞幼悠的脸还大。

    看样子他是铁了心要拿那盒止痛丹了!

    俞幼悠全身心都沉浸在战斗中,她调运起灵力往后飞掠避开,险险地同巨拳擦脸而过。

    “淦!”都说了不要打脸了!

    俞幼悠趁机就地一滚,避开霸刀的又一拳突袭,同时抱住他的腿,扫腿狠击的同时用力一摔。

    “砰!”

    猝不及防之下,身高八尺的霸刀竟被撂倒在地。

    等等,撂倒了?

    底下众人震惊地看着俞幼悠这熟练的一套连招,启南风二人更是僵在人群中失去了语言能力。

    俞幼悠不敢松懈,她的招式是被末世的丧尸追杀几十年练出来的,但是眼前拥有灵力加持的霸刀可不比丧尸好对付,更重要的是他有脑子!

    果不其然,从偷袭中回过神的霸刀一把抓住俞幼悠的脚踝,依靠着纯粹的力量压制,重重将她砸在地上。

    隔得近的修士们甚至都能听到她肩膀同地面碰撞的沉闷声音,只见她的右手不正常地扭曲着,很明显,骨头错位了。

    然而俞幼悠的动作不见半点停顿,反脚一蹬霸刀,挣脱后熟练地用左手一扭,竟然强行把自己的骨头扳正了!

    “嘶!”

    丹修对自己都这么狠的吗?

    俞幼悠一边闪躲着霸刀的攻势,一边寻找着机会。

    此刻霸刀在她眼中就是一颗巨型丑丹,而她要做的,就是找出弱点将他炼化!

    找到了!

    俞幼悠对准霸刀那条新接的右腿,将火系灵力凝成一股线,精准地捆住他的小腿。

    “草。啥玩意儿?”

    一股灼热的气息倏然从霸刀腿上传来,他仿佛闻到了一股焦糊的肉味。

    还没等霸刀低头看,俞幼悠猛地爆发出所有灵力,拉着那根灵力凝的线,重重地将霸刀丢出擂台之外!

    灵力抽空的瞬间,俞幼悠瘫软地趴在了台上,颤抖着手把那盒止痛丹往霸刀怀里抛。

    “谢了,陪练费。”

    霸刀是个真男人,到最后都压制灵力在炼气期,没有为了丹药毁诺。

    台下的霸刀还没回过神,抱着药匣懵懵地仰头看着头顶的灯笼,他麻木地摸出一粒止痛丹吃了,被炼得半焦的腿上顿时不痛了。

    然而心可太痛了。

    台上的俞幼悠正想爬起来给自己疗伤时,人群外围突然传来声音——

    “你们说的那个大师在哪儿呢?”

    说话的是个身材伟岸,肤色古铜的男人,他没戴面具,上身赤.裸,胸膛上遍布的新旧伤疤将隆起的肌肉衬得越发英武不凡。

    他挤进人群,没看到传说中的医修,只看到趴在台上像只死鱼的俞幼悠。

    他不由皱眉:“小鬼就别来这种地方了,看看都被揍得爬不起来了。”

    周围人突然沉默,在地上躺着的霸刀默默地拖着糊腿往角落缩。

    见没人说话,男人又好奇打听:“不是说那位医修大师来了吗?敢问他在何处?”

    俞幼悠咸鱼躺着,有气无力地开口:“大师不敢当,小鬼罢了,我就在这儿。”

    *

    吃了苏意致塞来的凝神丹后,逐渐恢复灵力的俞幼悠总算爬了起来。

    她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

    对方盘腿坐在她对面,很窘迫地挠了挠头,手上胡乱比划着什么,最后才像鼓足了勇气般开口——

    “想来大师不知我们身份……”

    “你是天盾门的吧?”边上沉默的苏意致突然开口。

    “嗯??!”男人大惊,惊喜发问:“莫非道友认识我们?”

    东境有三大宗门,云华剑派,丹鼎宗,最后一个便是天盾门了。

    “因为只有天盾门的人会在正常走路的时候突然做个持盾防御的姿势,尽管你手上没有盾,周围也没人要揍你。”苏意致冷静戳破。

    他没说的是,也只有天盾门的人会拥有如此健硕可怕的肌肉和遍体的伤痕,因为天盾门的修炼方式就是不断磨练□□。

    这修炼方式说直白些,就是不断挨打练就一身逆天糙皮。

    天盾门的兄弟表情一懵,手开始疯狂抖动,似乎在按捺着想要做持盾动作的冲动。

    最后他只能叹气:“既然被看出来了,那我便不隐瞒了,我们的确是天盾门的弟子。”

    俞幼悠准确捕捉到一个字:“们?”

    对方点头,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恳,也为了争取同情:“嗯,我们共有十人出来历练,他们九个都被打断腿,现在正躺在后厨洗碗还债,不得已我这才来拜托大师帮忙。”

    “等等?”俞幼悠越听越不对劲。

    天盾门可是东境三大宗,为什么弟子会这么惨,被打断腿扣在黑市刷碗还债啊!而且看这样子,眼前这兄弟都是筑基期了,怎么还无法反抗呢?

    随后,俞幼悠就见识到了什么天外有天,沙雕外还有更沙雕。

    “在下狂浪生,我们在几个月前听说桐花郡出现了诸多异兽,所以特意赶过来,想要同异兽大战磨练一番。”

    苏意致凑到俞幼悠耳边帮着翻译:“就是想挨异兽的毒打。”

    “万万没想到被云华剑派的人赶在了前面,我们刚到桐花郡,就听闻异兽已经被杀了。”说到这里,狂浪生气得往自己胸口狠狠打了一拳。

    那力道让俞幼悠眼皮子都颤了颤,随后,他健硕的胸肌上瞬间浮出了一块淤青。

    狂浪生继续道:“来都来了,我们师兄弟想着不能白跑一趟,于是索性来了传说中的黑市,想要在擂台上挣点钱回去。”

    “但是万万没想到,黑市擂台竟然恐怖如斯!”

    那是狂浪生最惨痛的记忆,他们一行人仗着自己皮糙肉厚,觉得炼气筑基期的散修们打不动自己,于是……

    他们去了楼上的金丹期擂台,想要挨更狠的打。

    “我们头一次来黑市,没想到散修们居然这么强。”狂浪生英俊的脸上露出些许窘迫:“我们先是把灵石输了大半,而后又被打断了腿,因为这种事着实丢人,我们那时候不好意思让丹鼎宗的丹修们知道,所以就想着来黑市找医修接腿……”

    俞幼悠三人交换了一下微妙的眼神。

    不好意思,现在坐在你面前的就是丹鼎宗的丹修。

    浑然不知内情的狂浪生继续讲述悲惨遭遇:“我们在黑市某位高人的指点下去找了那位申鲧大师。”

    说到这里,狂浪生沉默片刻,俊朗的脸上浮出一丝阴影。

    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俞幼悠懂了。

    “灵石被骗完了?”

    狂浪生面上表情逐渐麻木:“嗯,而且芥子囊也被偷走了,只留下我九个断了腿的师弟。为了赚药钱,我只好再来打擂台,不曾想散修们不讲武德,挨个挑我上台,到最后我们把盾输没了,还倒欠了两千块灵石,连通知师门长辈来赎的机会都没有,也无法出去找丹鼎宗救援,只能在这儿卖身还债。”

    “后来在此打听了半月,才知晓那申鲧是个骗子,真正的好医修是大师你!”

    俞幼悠对于马屁毫无波动:“那你为何不直说你们是天盾门的,让他们带着你们去拿赎金?”

    狂浪生:“说了,你们是第一个信我是天盾门弟子的。”

    也是,三大宗门在散修想象中都是俊美潇洒,仙气凛然,高不可攀……

    很明显,眼前的狂浪生除了长得好看,跟其他的形容词可以说是毫无干系。

    狂浪生认真道:“不瞒大师,我们几月后还有要紧的大事要做,还请您出手替我们疗伤!待伤好后,我定会将药费和谢礼送上!”

    俞幼悠突然想到什么,古怪地看向狂浪生:“你们是要去参加四境大会吗?”

    “果然是大师,神机妙算!”狂浪生对俞幼悠很是钦佩。

    俞幼悠彻底悟了。

    难怪,她一直好奇原剧情中,为什么东境除了云华剑派以外,另外两个宗门派出的弟子都是菜鸡,别人都是全员筑基,就这两宗全员炼气。

    原来他们丹鼎宗原定的人选被朱师兄干翻了,而天盾门的人都被扣在了桐花郡的黑市,下落不明。

    “我们都是受害者。”俞幼悠拍了拍狂浪生的肩膀,叹出一口气。

    为了配合龙傲天的儿女进化成小龙傲天,这些无辜的炮灰们在背后的故事里,竟然经历了这么离谱且凄惨的事。

    她起身,对狂浪生道:“走,我们先去给你的师弟们接腿吧。”

    狂浪生感激不已,抱拳深深一揖。

    “多谢秃大师!”

    听到这个称呼,俞幼悠眼皮子一跳,刚才生出的那点儿同病相怜瞬间消失。

    “来,打欠条,治一个人一千灵石。”

    狂浪生倒也不啰嗦,耿直地蹲在地上开始写欠条,而后郑重将其送上。

    他似是松了口气,笑道:“我们好后得赶去云华剑派,届时会通知师门给大师送灵石来。”

    俞幼悠接欠条的手顿住,她声音很镇定,只是略微有些冷:“云华剑派?”

    “是啊。”因不是什么秘事,所以狂浪生倒无隐瞒之意。

    “此次四境大会在西境,路途遥远,东境仅云华剑派有巨型传送阵。我派弟子和丹鼎宗弟子都会先前往云华剑派。”

本文网址:http://www.chaocoffee.com/xs/0/2/4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chaocoffee.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